杭州质量

不“刷脸”不能进小区?杭州又一次走在了全国前列

文章附图

微信图片_20200807164035.png

来源:西湖楼市

购物时“刷脸”支付,用手机时“刷脸”解锁,进小区时“刷脸”开门……如今,越来越多的事情可以“刷脸”,用人脸识别技术来解决。

一些开发商在项目宣传中,也将“人脸识别”作为“智慧生活”中的重要卖点。

事实上,在目前不少小区的安防中,“人脸识别”已经成为了重要途径,个别小区甚至将人脸识别作为业主进出的唯一途径。

对此,有不少业主表示人脸识别确实让出行方便智能了很多,但也有不少人对于个人信息的采集表示担忧。

作为一座“智慧之城”,杭州的城市生活中,也有诸多场景用到“人脸识别”。但在进出小区的管理中,杭州“先人一步”,将小区“人脸识别”的管理要求,写入了物业管理条例

在杭州人大网站上,《杭州市物业管理条例(修订草案)》目前正在公开征求意见。

在条例的第44条[企业义务]中,就特别提到两句话:“不得泄露在物业服务活动中获取的业主信息”,“不得强制业主通过指纹、人脸识别等生物信息方式使用共用设施设备,保障业主对共用设施设备的正常使用权”。

如果这个条例通过,那么杭州将成为全国首个用地方性法规对“社区人脸识别”做出明确规定的城市

目前,杭州配置有“人脸识别”功能的小区并不少。

杭州某品牌开发商的在售项目,销售在介绍社区未来生活时,就提到“小区未来人脸识别,不是业主进不来,能够保障未来社区的安全性”。

另一个待售的江南岸红盘,门禁系统中也配置了人脸识别功能。

事实上,现在人脸识别功能在杭州的很多小区都已有所使用,如滨江西兴街道的回迁安置小区康悦香庄,就配置了人脸识别功能。

但从多数小区的实际情况来看,人脸识别只是通行的方式之一,不少小区进出依然以门禁卡为主

当然,也有例外。

在萧山丰北三苑,业主、租客进出小区必须通过人脸识别,新的业主或租客需要统一到物业注册登记。

但在实际操作中,还是会出现快递员、外卖员,甚至陌生人在业主开小区门时“跟随”而进的情况。

可以说,即便采用了人脸识别,想真正管理好小区的进出人员,依然有很多挑战。

大家对于人脸识别最大的担忧,还是在于信息的安全性

一份相关问卷报告显示,94.07%的受访者使用过人脸识别技术。在调查的10类生活场景中,比较普及的有七类场景及占比是:支付转账(67.2%)、解锁解密(54.1%)、开户销户(45.26%)、交通安检(49.6%)、实名登记(47.68%)、门禁考勤(43.33%)。

在调查中,受访者在安全隐患选项中,63.64%选择人脸信息泄露、54.4%选择个人行踪被持续记录、53.72%选择账户被盗刷,导致财产损失。同时,有30.86%受访者表示,因为自己的人脸信息泄露、滥用等已经遭受过损失或隐私被侵犯。

事实上,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,新版GB/T 35273—2020《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》开始实施。该规范中对个人信息的收集、存储、使用等进行了详细规定。

目前来说,人脸识别的便利性是受到广泛认可的,但是相关法律法规仍然比较滞后,监管机制也不完善,人脸技术在应用层面依然不够成熟

事实上,上周央视才刚刚曝光了一则相关的“黑色链条”,在网络上花费2元钱就能买到上千张的人脸照片;甚至有嫌疑人用“AI换脸”骗过人脸识别实施犯罪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人脸信息是生物信息,跟指纹信息、DNA信息一样,一旦丢失的话是永久信息外泄

因此,个别小区强制推行人脸识别,增加了人们对信息泄露的担忧;而信息的不透明、不对称更加剧了人们的担忧。

从相关问卷调查可以看到,大家在选择验证手段时,“人脸识别”排在了 “指纹”“验证码”“密码”等之后,成为了当下人们不得已的“被动”选择

目前,大家对人脸识别门禁产生质疑的核心问题是:小区物业有权强制采集居民个人信息吗?

遗憾的是,我国对个人信息采集的主体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

因此有专家认为,人脸识别技术并不一定适合在很多场合采集,建议采取自愿原则,给予居民充分的选择权,刷卡门禁和人脸识别门禁并存。

通过地方性法规,明确物业“不得强制业主采用人脸识别”的杭州,又一次走在了全国的前列

微信图片_20200807164031.jpg